【艾利】先生们

给最温柔的桔子桑打call!
我也要成长得像桔子桑那么温柔的人啊!
另外这种淡淡的,温馨的艾利好棒啊呜呜呜😭

嵇越ame:

cp﹕艾利

答应给小裃枭 @裃枭枭枭枭w 的生贺,最近实在太忙了,赶得比较急,但希望心意你可以看到,我记得有人说过,人的长大不是变得冷漠,而是变得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宽容。

希望你也可以对这个世界充满温柔和耐心,相信世界也会很爱你。

ooc可严重了还特别短,请放过这个老年桔。


*先生们

近几天的温度很是不稳定,起起伏伏的温差挺大,接连下雨的原因空气是清新了些许,可当对上正午日偏高的温度所带来的温潮感还是可以轻易的引起一股莫名的烦躁——究根结底,我承认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被迫待在一处无名小镇里做一个小小的甜品店店员所带来的憋屈感。真的很让人不爽了。

“发什么呆,瞧不见来人了吗,干活儿去。”

根据以往经验所得,当我的耳朵接收到这个声音信息时我身上某处肯定会有痛觉传来——这次中招的是我的耳朵。

如你所见,能如此对待我这位小小的店员的莫过于是店长了,没错,我的小姨,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至今单身,但我想她肯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就凭她那比辣椒还要辣椒的脾气。

“先生——”我特地拉长了腔,“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也许我该说,先生们,毕竟此刻站在我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但我已经尽了礼数,哪怕我的样子一点也不真诚,但我现在是实实在在的懒得装的真诚,若是我的小姨在我身旁的话怕是我又要挨上一顿说教了。

“哦,下午好。”

经过了岁月洗礼的嗓音发出的音节圆润而带有余韵,比起那些正宗却刻板的腔调带了些随意,或许,该用温柔来形容。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位先生,尽可能自以为不打扰到他们的打量着。

是两位老先生,之前倒是见过几次,估计是老客人了,不过他们向来是我那位辣椒小姨妈亲自招待的,远远地见过几次,我只能记得些模糊特征。

 

“如果再吃芝士的话,哪怕你的牙掉完我也是不会心疼的。”个头较低的先生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芝士图片,“那玩意儿甜过头了。”

“红茶对你的睡眠也不好。”是那位对我说下午好的老先生,他放低了嗓音,出口的英文就像《圣经》里爱的篇章那样悦耳,“难道我们要一起喝白水吗?”

“最后一次。”

像是早就知道对方的回答那般,个头偏高的那位老先生,笑了下,随即转过头看向我,“麻烦打包一份红茶和西多士。”

他真有礼貌,就像上个世纪的绅士那般,联想到自己招待他们时幼稚的举动,我突然间就有些手忙脚乱了,“请、请您二位稍等!”

我转身摇了下柜台旁的铃铛,“小姨,一份红茶,带走的!”

突然就感到自己的鲁莽了,拿出西多士的时候我差点碰倒芒果班戟,有些糟糕,我尽量快速而又细心的打着包装,余光里看到柜台前的两位老先生正在说些什么,肉眼可见的融洽的气氛,很是从容的模样。

 

“是耶格尔先生和阿克曼先生啊。”

打好包装的时候小姨刚好也拿着准备好的红茶从内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语气很是温柔。

“哦,赛丽,下午好。”

“下午好,阿克曼先生的身体还好吗?”

“他很好。”个头偏高的那位先生,估计也就是耶格尔先生,耶格尔先生接过小姨的红茶,又看向他身旁的阿克曼先生,即使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但我还是觉得他的眼里肯定装满了温柔,“他会长命百岁的。”

“我又不是妖怪,活那么久做什么。”阿克曼先生的语气淡淡的,和他的语气一样,是阿克曼先生淡淡的唇色,再淡一些我几乎都要认为他是大病初愈或仍在病中了。

“——你这小子又在发什么呆,耶格尔先生的西多士呢。”

小姨有些嗔怪的看我一眼,我才堪堪反应过来,少有的笨拙的把包装好的西多士递给正微笑着的耶格尔先生。

“谢谢你。”我看到耶格尔先生对我微微颔首,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耶格尔先生和阿克曼先生对着小姨点了下头示意,小姨微笑着也冲他们点头,我不明白什么状况也跟着傻傻的点了下,反应过来的我觉着有些羞耻,便胡乱的转移着视线,缓解自己因为笨拙闹出的笑话,最后视线落在耶格尔先生和阿克曼先生相扣着的手上,握的是那样有力,又是那样温柔,每一根手指都与对方紧紧相交,迎着光背着暗,双手相握的轮廓被深秋正温和的光线细细的描摹着,如此清晰的存在,却又仿佛暗含了长久的心动——

“小姨,他们……”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不确定。

“嗯。”

我听见小姨的声音里有那么多庄重的肯定。

 

 

“今天的阳光很好,晒一会儿吧?”

“好。”


END

评论
热度(81)
  1. 🍭甜甜枭🍭嵇越 转载了此文字
    给最温柔的桔子桑打call!我也要成长得像桔子桑那么温柔的人啊!另外这种淡淡的,温馨的艾利好棒啊呜呜...
  2. 今天裃枭更新了吗🍭甜甜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