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他们的八月

哇啊超开心的
给媳妇儿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w
媳妇给我写生贺我超开心呐~
媳妇文笔有进步了疯狂迷妹打尻!
利利和伦伦真是太可爱了【满足】

笼中鲤:

给媳妇儿 @裃枭枭枭枭w 的生贺!

两个月前左右其实就写好了一直憋到现在才发……虽然今天不是媳妇儿的生日但是尽量接近了!

给媳妇儿一个亲亲hhh

顺便依旧是垃圾的文笔和极度的ooc。

正文:

八月的天,是异常的闷热,也没有一丝风,世界像是被笼罩在蒸笼之中,又无处可逃。

“啧,真恶心啊,这天。”利威尔烦躁地放下撒发着茶香的温热红茶,“喂韩吉,把你发明的那个会吹风的家伙拿过来。”

韩吉较为悠闲的坐在房间的一个比较阴凉的角落,对着椅背坐,那椅背无奈地支撑着她的下巴,双手拿着风扇对着自己的脸吹,小幅度地晃着椅子,她的鬓角随风飘舞,在空气中不停地扭动,“诶……才不给利威尔呢,你还是乖乖的去洗个冷水澡好了,不过不要衣服不脱拿冷水直接往自己头上浇哦,去年这个时候就这么发烧了呢。”

“切,混蛋四眼。”利威尔撩拨了下他的黑发,几滴汗珠随着动作飞洒在空中,原本那些黑色的发丝应该是干爽柔顺的,但这闷热的天气让他不由地出汗,发丝被紧紧的黏在了一起,这种感觉并不好受,汗珠从发上一路滑到了脖子上,悄无声息的落入了衣领中,也打湿了他后背的衬衫。

韩吉沉思地看着他微湿的黑发,脑中却是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光着头的利威尔,越想越是好笑,她努力地抑制住自己不在利威尔面前笑出声,最终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大笑:“哈哈哈哈哈!不如利威尔你把自己变成康尼把哈哈哈哈哈哈,那不就凉快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她放下手中吹风的机器,双手紧紧抓住了椅背,用力地晃着,椅子没能承受住这样的摧残,直直地倒了下去,带着还在大笑的韩吉。“痛痛痛痛,但是真的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她爬起来,没来地及站起扶起椅子,又立马跪坐在倒下而可怜地椅背上捂着肚子接着笑。

持续了好几分钟的狂笑,才渐渐地停下来。受不了她这样精神折磨的利威尔用食指搭住衣领口稍稍往外扯了扯,好让一些气流进去。韩吉盯他从来不脱下的领巾,很是好奇,没有了那条领巾的利威尔是怎么样的呢?恐怕也没有几个人看过。

并且……这种天气,领巾……拿下来会不会稍稍凉快些?

想着从椅背上站起来,托住横放着的椅子将它扶了起来,拍了两下手,快速跑到了利威尔的身边,一把拽掉了他的那条领巾,“把领巾拿下来也不错嘛!是吧利……”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顿住了,呆愣地举着利威尔的领巾,嘴张地能塞下一个鸡蛋,眼前是领巾的主人恼火的脸和他被常年被领巾挡住的那一小片肌肤。

——那片仅有几厘米的白皙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痕——那是被吮吸才有的痕迹。

趁着对面人的脚还未踢上来,韩吉机械地弯下腰,将领巾平摊在他面前的桌上然后整齐地叠好,干笑着用竞走的速度走出了这间超低气压的房间。走时还不忘了给坐在座位上恼火的人关上了门。

韩吉的离开让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无边的沉寂,他的领巾被叠放在桌上,他手边杯中的红茶仍是一滴未少,刚才被韩吉活跃起的气氛此刻又消失不见,四周的空气像是比最开始更闷热了,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利威尔揉了揉眉心,拿起那条被叠成了小方块的领巾,他戴领巾的手到一半又停下了。

太热了。

于是又将领巾扔回了桌子上,解开了最上方的两颗纽扣,让部分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早起时被吮吸的有些红肿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意外的舒适,他享受着那块发烫的皮肤与空气间的交流,那都是艾伦早上起床时在他胸口吮吸出来的,反正戴着领巾也不会有人看见那些印子。原本是那么想的,事与愿违。

但是终于是没有那么热了。他想。

最后他终于待够了,没有生气的地方总是让人讨厌,他甚至有点怀念刚刚那个吵闹的女人,利威尔班的成员们在进行着日常的对城堡的打扫,也许此刻任何一个有人的地方都比这里好,所以他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不过忘记扣上了解开的扣子也忘了带走那条被遗弃在桌上的领巾,顶着利威尔班不知为何而奇怪的眼神一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自己房间的门,才刚在凳子上坐下,又有人敲响了门,利威尔没有管,他先是打开了房间的窗户,妄想窗外能有一丝风来缓解闷热,可惜并没有,他在窗边停留了十几秒,一动不动,忽的又猛的关上了窗,窗沿猛的从眼前略过,合上时奇迹的带起一阵风,这么一瞬,吹走了他的燥热。可惜也只有这么一瞬而已,他不会再重复一遍刚才的动作,那样会让他像个傻子——即使他承认那样是舒服不少。

走到了凳子边坐回了凳子上。他才意识到了这是无法解决的热。

“进来。”

并不想起身开门,所以他这么说。

艾伦走了进来,本该说的话为说出,只是带着些许诧异地看着领口大开的利威尔:“那个……兵长……领子开着。”

“啊。”利威尔伸手扯了扯领子,“太热了。”

“可是印子被看到不要紧吗?”艾伦紧盯着他胸口的红印,这可是自己早上做出的杰作。

“啧,谁管他。”他皱起眉,忽然间又意识到了什么事,“喂,艾伦,把我的领巾拿回来。”

“诶?”艾伦愣了一下,才发觉利威尔的周围并没有领巾的存在,“是,兵长。”他转身准备执行长官是命令。

“艾伦,”利威尔却又一次叫住了他,走到了门口的艾伦脚下一顿,“下次再在我身上留印子就削了你。”

“是……”

他走出了利威尔的房间,不忘轻轻地关上了门,挡住了门内利威尔注视着他的视线,然后背对着门咧嘴露出一个傻笑。

我的印记,被别人看到了,利威尔兵长是我的。愚蠢的笑容之下,是他兴奋而又躁动的心。

夜晚散去了烦闷燥热,有了些许微风。

“兵长,我进来了。”少年忐忑的走进了长官的房间,他的长官就这么坐在凳子上,膝上放着本翻到一半的书,但他现在没有在看它,它就躺在他的膝上,他右手轻抚着书本,左手支撑着脑袋,静静地注视着他。

少年被长官的视线看的不由地紧张。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注视着对方,只剩眼神在交汇,摩擦,碰撞出绚丽的火花。

不多时,房中隐约传来了压抑的喘息声与床板摇晃的嘎吱声,没有听劝的少年轻咬着长官颈部的皮肤,也许明早会看到一个被打得鼻青眼肿却依旧傻笑着的少年和不寻常地在夏天即使有洁癖嫌弃也要忍受着满身汗戴着围巾的长官。

谁知道呢?

房外的灰色石板铺成的地面上落下了一个个圆圈般的水痕,渐渐地将地石板淹没,雨声隐去了房中的喘息 。也许会他们会更加的激烈。

嘘——

这是八月寂静的夜里不可告人的秘密。

———————

END

评论(2)
热度(71)
  1. 裃小枭枭🎉此号已废 转载了此文字
    哇啊超开心的给媳妇儿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w媳妇给我写生贺我超开心呐~媳妇文笔有进步了疯狂迷妹打尻!利利...
  2. 今天裃枭更新了吗裃小枭枭🎉 转载了此文字
© 裃小枭枭🎉|Powered by LOFTER